孟加拉医学专家团
访问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2012年12月28日,孟加拉国港娜沙士塔亚医学院(Gonoshasthaya Kendra University)专家教授哈夫兹(Syed Anwarul Hafiz)、沙西度(Md. Shahidullah)、哈辛(Hasin Azhari)访问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哈辛(Hasin Azhari)
哈辛(Hasin Azhari)

港娜沙士塔亚医疗学院
(Gonoshasthaya Kendra University)及附属医院物理医学及生物医学工程系主席

哈夫兹(Syed Anwarul Hafiz)
哈夫兹(Syed Anwarul Hafiz)

港娜沙士塔亚医疗学院
(Gonoshasthaya Kendra University)及附属医院内科教授

沙西度(Md. Shahidullah)
沙西度(Md. Shahidullah)

港娜沙士塔亚医疗学院
(Gonoshasthaya Kendra University)及附属医院大学副教授及整形外科教授

港娜沙士塔亚 肯德拉

      始建于1971年孟加拉国解放战争中的野战医院,现在是孟加拉除政府之外的最大的医疗保健服务供应商之一。在过去将近四十年,GK其覆盖范围从1972年50个村庄的50000人不断增加,到目前的 39初级卫生保健中心,5转诊医院两个三级医院,覆盖608个村,38个工会,40个城市,17个区,总达120万农村人口。

活动摘要

      2012年12月28日,孟加拉国港娜沙士塔亚医学院(Kendra Gonoshasthaya University)专家教授哈夫兹(Syed Anwarul Hafiz)、沙西度(Md. Shahidullah)、哈辛(Hasin Azhari)访问了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并在现代肿瘤医院王怀忠院长、国际肿瘤医学专家彭晓赤教授及多名医生学者的热情接待下进行了为期2天的医疗学术交流探讨活动。

      28日上午,孟加拉专家团成员在广州现代肿瘤医院院长陈兵院长的陪同下参观了医院的整体环境。陈兵院长首先为他们介绍了我院的影像诊断中心、生化检测中心、手术室等医技部门,之后并带领他们参观了国际诊疗接待处、咖啡吧、住院区不同风格的病房、厨房等服务设施部门。孟加拉专家团对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先进的医疗设备、一流的医疗服务予以了高度的赞誉。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孟加拉专家团

·手术现场一:
亲临手术现场,观看手术设备

      28日上午9:30,一台微创介入手术在广州现代肿瘤医院二楼介入手术室准时开始。在广州现代肿瘤医院领导的安排下,孟加拉专家团成员换上鞋子、带上口罩、穿上手术服顺利地进入了介入手术室,观看了介入手术设备,并观摩了手术过程。

孟加拉专家团

·手术现场二:
目睹神奇的粒子植入术

手术时间:北京时间28日上午10:30
手术地点:广州现代肿瘤医院九楼手术室
手术对象:越南左肺癌纵膈淋巴转移患者
手术执行:粒子植入手术专家刘院生

孟加拉专家团与彭晓赤教授于手术直播现场的交流

哈辛教授:125I粒子属于能量性放射核素,是否会对人体产生影响?
彭晓赤教授:125I粒子虽然是一种能量性放射核素,但是其在体内组织间的辐射距离不会超过1.7cm,也就是说,只要碘粒子被植入在皮下1.7cm以下的部位,是不会对患者本身的正常组织器官以及周围的人产生影响的。

沙西度教授:粒子植入后,是否需要取出?
彭晓赤教授:粒子植入是属于永久性的,患者无需接受二次手术取出粒子。

哈辛教授:粒子植入术给医生的技术要求是不是很高?
彭晓赤教授:粒子植入手术全程依靠高端的影像设备来引导,手术前需要进行多次CT扫描来确定肿瘤的位置及进针的位置,这要求手术医生能够熟练操作影像诊断设备。而由于本台手术的肿瘤位置处于两根血管之间,粒子植入的位置比较特殊,这对手术医生的技术要求就更高了。目前许多医生都难以挑战这一技术的难度。我院的刘院生专家拥有30多年的放射科诊疗经验,技术相当娴熟。

哈夫兹教授:粒子植入术治疗癌症的治疗效果怎样?生存率如何?
彭晓赤教授:放射性粒子杀灭癌细胞是一个持续的过程,一般在粒子植入后2—3个月,癌细胞坏死比较明显。在身体表面的癌肿,可以看到癌肿逐渐缩小,而在身体深部的癌肿,借助CT或B超检查,就可以看到癌肿缩小或者有坏死的表现。关于治愈率的问题,目前全球临床医学上并没有统一的答案。因为不同癌种、不同病期它的治疗效果以及预后都是不一样的,但可以肯定的是粒子植入术除了可以延长患者的生命外,还可以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

哈夫兹教授:该患者只需要接受粒子植入一种技术就可以了吗?
彭晓赤教授:不是的,该患者在接受粒子植入前,就已经进行过一次左肺肿瘤组织冷冻治疗术了。而粒子植入术后,专家还将根据患者的具体情况给予中医调理,通过多种技术综合治疗,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哈辛教授:粒子植入多少粒合适?
彭晓赤教授:粒子植入的数量取决于癌肿的大小,癌肿越大植入粒子数量越多,才能达到效果。如复查发现植入数量不够,可以后续再植入补充。

沙西度教授:粒子技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应用是否广泛?
彭晓赤教授:在全球范围内,可以成功开展粒子植入术的医院并不多,而该技术在美国的使用是比较广泛的,在中国也有少数几家医院已开展这项技术。
刘院生

刘院生

肿瘤科微创手术专家   副主任医师

从事医学影像诊断及微创治疗30多年,中华放射学会会员,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专业委员会(CSCO)会员以及中国抗癌协会肿瘤微创治疗专业委员会粒子治疗分会委员。擅长各部位肿瘤的冷冻、射频、微波以及放射性粒子植入近距离治疗肿瘤等各种微创手术治疗。曾发表学术论文10余篇,对医学发展具有一定的影响。

彭晓赤

彭晓赤

肿瘤科主任   主任医师

从事肿瘤的科研和临床工作20余年,中华医学会会员,中国肿瘤微创治疗和多学科综合治疗的倡导者。尤其擅长于各种恶性肿瘤的化疗、内分泌治疗、分子靶向治疗、多学科综合治疗。对肿瘤的高科技微创治疗包括射频消融、放射性碘粒子植入、光动力、肿瘤纳米技术、生物治疗有较好的造诣。在各级学术刊物及大型学术会议上发表和交流专业论文20余篇。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此次孟加拉医学医学专家来访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除了交流学习两国的肿瘤及其他内、外科医学技术之外,还有一个更深远的目的,即提出医疗事业合作的美好愿景,携手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进行跨国医疗合作。两大集团分别介绍了各自的医疗技术设备及收治患者情况,商讨可合作领域,初步规划,在不久的将来中孟两国将能实现先进医疗技术资源及医学人才共享,从而共同救治伤患。
      孟加拉专家团分别与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王怀忠院长等医院管理者及中国博爱集团副总经理涂孝明进行了交流座谈。据孟加拉物理医学及生物医学工程主席哈辛(Hasin Azhari)博士介绍,孟加拉国目前就医形势十分严峻。
      首先,可提供救治机构少。全国公立医疗机构仅有12家,拥有肿瘤治疗基础设施的医院仅有5家,建立了肿瘤中心的医院为零。
      其次,医学人才资源短缺。其次,医学人才资源短缺。本国现拥有放射科肿瘤医生120名,事实上至少需要800名医生才能满足患者的看病需求。
      再次,医疗技术仍然相对落后,尤其是肿瘤治疗技术以及心血管内外科治疗方面。目前孟加拉肿瘤治疗仍以传统治疗为主。
      最后,孟加拉由于没有全国性的医疗保健报销制度,保险缴纳按照社会等级来划分,贫富悬殊造成了贫困人群患病后因经济原因不能得到及时救助。

      哈辛博士指出,自从1971年起,港娜沙士塔亚 肯德拉集团 (GK)就成立了多家医学院、医疗机构、慈善公益、就业培训、振灾团队等社会机构来帮助提高居民健康水平和救治患者,但距满足孟加拉国医疗需求仍有相当大的距离。为此,他们表示,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在孟加拉国办事处的设立在很大程度上帮助解决了以上的问题。他们也希望除了孟加拉办事处给予的支持协助之外,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能帮助提供更多关于医学人才教育培训、医疗技术上的支持协助。
      对此,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院长王怀忠回应,现代肿瘤医院在肿瘤治疗上已拥有国际尖端的治疗技术和尖端人才。医院曾多次承办东南亚肿瘤论坛,肿瘤大会,在东南亚产生了巨大影响。并且,我们已利用各种渠道收治海外患者近4万人。中孟两国传统上已拥有很深的友谊,非常希望能通过医学桥梁与更多合作加深两国的友好关系。
      博爱集团副总经理涂孝明也表态,除了肿瘤治疗的合作之外,博爱集团也愿意提供例如心脏外科手术等尖端复杂手术的技术支持等等。目前,中国专家在孟加拉开展大型学术论坛将会是两个集团友好合作迈出的第一大步。
更多
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