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信赖,让我不惧癌症

  从我年轻时到现在66岁,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与各种各样的疾病作斗争中度过。这一次是我最严重的一次患病,当医生告诉我所患的是癌症的时候,我知道这一次我是真的在与死神争夺生命了,分秒必争。也许你们会认为我内心充满恐惧,然而现在我却可以轻松地与你们交谈,毫无恐慌。我想说我是个胜利者,这一段治疗经历让我相信我的家人和我的主治医生,他们给予了我极大的帮助。

胆囊癌

  相信我的亲人,他们一直给我鼓励和照顾

  我亲爱的弟弟以及他的妻子,给了我生活上莫大的帮助和最细心的照顾。2007年6月,我做了胆囊切除手术,术后病理为胆囊炎增生。手术后接下来的4年多时间,我以为我的身体已经无大恙而忽略了肿瘤隐患的存在。2011年10月,我频繁地感受到右上腹疼痛厉害,刚开始我想忍住疼痛不去诊治。我的弟媳经常会来我家陪我聊天,她很快就得知我这一状况,并催促我尽快去做检查。诊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孟加拉的医生告诉我,我患的是肝脏转移性低分化腺癌。弟弟得知这一结果后,立刻安排我再去新加坡检查一次。新加坡医院的检查结果并没有带来惊喜,而是进一步证实了我患的是胆囊残端癌肝脏转移。

  跟大部分癌症患者不同的是,我很冷静地接受了这一事实,我只是想怎样让我减少痛苦。然而,越担心的事情越容易发生。我回到孟加拉做了6次化疗,每次的化疗几乎让我痛不欲生。我的化疗副作用极其明显:呕吐、掉发、疼痛、完全没有食欲、不断恶心难受,我时时刻刻都在想结束这痛苦的疗程。2012年5月,我因忍受不住痛苦停止了化疗。此时此刻,悲观的情绪开始缠绕着我。不继续治疗?我的病情会很快恶化。继续治疗?我很害怕,怕痛也怕没有效果。而我的弟弟,似乎知道我的每一个想法。他四处帮我搜集治疗信息,在一天读报的时候他看到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广告。他们夫妇俩详细打听了关于这家医院的情况,商量后极力鼓励我来中国治疗。我的弟媳甚至告诉我,她可以一直陪伴我往返中国并照顾我。

治疗胆囊癌

  相信中国,那里有热情的人,有先进的技术

  6月,在我弟媳的陪同下,我来到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走之前,弟弟对我说:“相信中国,那里有热情的人,有先进的技术。”事实证明弟弟的说法是正确的的。

  当我说明我对化疗的恐惧后,我的主治医生孙君对我说:“我们的治疗方法就是区别于简单传统的化疗,副作用极小,而且能达到比化疗更好的效果。”医院开始为我诊治,进一步的检查结果显示我已经是胆囊残端癌肝脏转移与左侧锁骨上淋巴结转移。孙君主任为我制定了左侧锁骨上肿大淋巴结粒子植入术和一次肝脏肿瘤介入栓塞术的方案。孙医生说粒子植入和介入栓塞都是直接针对我的肿瘤组织产生作用的,杀死肿瘤细胞而不会影响到我体内正常细胞,所以不会像传统化疗一样对正常细胞产生毒副作用。两个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我几乎没有感觉到痛,这真的令我十分惊奇。更令我欣慰的是,复查时,肿瘤组织的确已比之前小了许多。

粒子植入术

  2012年10月3日,休养3个月后的我再次前往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复诊。医院为我再次做了肝脏转移瘤粒子植入术、肝脏周围囊肿化学消融术以及自然疗法。我已经非常肯定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治疗技术,我希望我的病情能在这里得到最大的改善。这里还有无论何时都热情洋溢的笑脸,有每天对我悉心护理的护士,我从来没有进行过如此轻松愉快的治疗。我时常告诉我的弟弟和孟加拉朋友们:“我坚定地相信,我将在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获得重生,这也将中国是给我留下的最好的回忆。”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多联靶向抗瘤免疫细胞治疗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新闻
心存感恩,从“谢谢”开始
走进微创新技术,传播抗癌
让肿瘤微创治疗技术走向世
“乳癌防治 善行天下”
健康饮食 科学抗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