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奥菲阿娜与脑癌抗争的故事

脑癌

  2009年的一天,不幸突然降临在我的身上。当太阳无比明媚地挂在空中时,我准备起床去上班了。但是,天啊,镜子中的我,左侧的嘴角向下歪斜得厉害!无论我怎么努力地控制面部,但仍然无法改变这一现象。我非常害怕,于是向公司请了假,前往医院进行检查。在进行一番忐忑的等待后,医生说我一切正常,没有检查出任何疾病。此时我内心稍稍松了口气,也许这只是一个小问题。但事实证明,我低估了疾病对我的侵害。

  四处诊断,最终确诊脑癌

  自从发现自己口角歪斜后,我的胃口就大不如从前,好像味觉全部缺失,我品尝不出任何美食的味道,并且夜晚很难入睡。我不太愿意外出,不想见到太多的朋友和陌生人,因为我的样子已经变了,不再是以前的我。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我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的脸部神经逐渐麻木,口水经常从我的嘴角流出,我无法控制。眼睛也出了问题,经常把一个东西看成两个,并且无法完全闭上,甚至还到了昏迷的地步。近半年来,我的体重已经下降了10kg,这样的生活让我痛不欲生,丈夫和家人都很担心我的情况。

  我们在印尼走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但是始终没有检查出病因。不能检查出病因,就不能得到有效的治疗,我和丈夫心急如焚。一位泗水的医生推荐我们去中国治疗,他说,中国的医疗技术近年来发展的很快,也许能够对我们有帮助。于是我们来到中国天津的一家医院进行检查,医生怀疑是骨头方面的问题。我们回到印尼,又重新做了一次诊断,印尼医生也说是骨头的问题,但是我们并不相信,因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我的症状并没有减轻。最后,在雅加达,医生发现我的脑部有一个恶性肿瘤,并且发生了颈部淋巴结转移。

  当听说是脑癌,我停止了呼吸

  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要停止了呼吸,我下意识的想到,这是不是意味着我活不了多久了?丈夫不允许我有这样的想法,他说许多得了脑癌的人仍旧生活得很好,比如我们的一位亲戚,他让我不要担心,一定可以治好。

  我们到处寻找可以治疗脑癌的医院,亲戚向我们推荐了中国广州的现代肿瘤医院,他自己就是在这里进行的治疗。于是我们带着检查报告,前往这家医院在印尼的办事处咨询。办事处的医生对我们的报告进行了仔细的查看,并详细的询问了我的病情,最后说医院的介入技术和同步放疗技术可以治疗我的疾病,我内心充满了喜悦,但是仍有犹豫。我和丈夫回家考虑了两天,在网上查找了许多治疗脑癌的信息以及这家医院的信息,最终我们决定前往中国治疗。办事处的人员对我们非常友好,帮我们办理签证以及机票,并安排了工作人员在广州接机,为我们提供了便捷的服务。

  我重新拥有了灿烂的笑容

  2011年11月,我们到达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专家根据我的病情为我进行了32次放疗和6次介入治疗。我以为要进行手术,可是并没有,他们采取的是同步放化疗的策略。据我所知,癌症病人在接受放化疗的同时,会遭受脱发、呕吐等强烈的身体反应,放化疗的共同作用,让许多患者的身体无法承受。但我的主治医生唐医生为我制定了合适的药量和时间,这家医院的治疗方案让我没有经历这些痛苦的磨难,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副作用,在第三次放疗后,我的睡眠问题就得到了改善。两个月后,我的病情得到了稳定,嘴角偏斜和流口水的情况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我的体重由原来的40kg增加到了46kg。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但是2个星期后要按时回来复诊。我严格按照医生的叮嘱,于2012年2月22日前来复诊,复诊的消息让我非常开心,颈部淋巴结和脑部的肿瘤已经消失,并且没有复发,我又进行了放疗和介入治疗进行巩固。肿瘤的最大威胁就在于复发和转移,因此,我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回到医院进行复诊,但是间隔的时间越来越长了。2012年7月在医院进行复诊后,2013年1月我又来了,这次间隔了6个月,在经过头部核磁共振的检查后,发现我的状况仍然很好,肿瘤没有复发。我除了嘴角还有一点偏斜外,其他流口水、复视的症状都消失了。

  经过一年多的治疗,我现在生活得很开心,有效的疗法让我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和工作,现在笑容又重新回到了我的脸上。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多联靶向抗瘤免疫细胞治疗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新闻
心存感恩,从“谢谢”开始
走进微创新技术,传播抗癌
让肿瘤微创治疗技术走向世
“乳癌防治 善行天下”
健康饮食 科学抗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