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韦尔顿:介入疗法帮我打破了死亡的预言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化疗,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2014年2月3日,午后的温暖的阳光撒满整个病房。当我们进去房间,韦尔顿正端坐在病床上安安静静地阅读着手中的书籍。若非看到一旁支起的输液架,你绝对不会想到这是一位鼻咽癌四期的患者。

  这一切都归功于介入疗法的神奇魔力。

  46岁的韦尔顿来自印度尼西亚。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导游,他的足迹几乎踏遍了世界各个角落。2013年10月底,他被确诊为鼻咽癌。随后他在新加坡做了6次化疗。由于效果不理想,医生建议增加化疗的次数,同时结合放疗,一共需要做33次化疗。此时,韦尔顿犹豫了,他不想继续化疗。因为化疗,他出现了严重的呕吐和恶心,身体素质下降很快。当他告诉医生他的决定,医生却说:必须继续化疗,不然就活不到两个月。

  “我当时很愤怒,同时也受到很大的打击。于是我做了个大胆的决定,直接回印尼的家里休息了两个月,尽情地享受家庭生活。然而,两个月过去了,可怕的事情却没有发生。”韦尔顿谈起在新加坡的治疗,摇了摇头表示非常失望。

  两个月休息结束后,韦尔顿决定继续工作。然而,2014年9月,情况突然发生了急剧的变化。“脖子这里又开始肿了,耳朵下面,还有脖子中间这里”,韦尔顿用手给我们比划。一次他在广播中收听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广告,加上好友的哥哥也在这边接受治疗并进入了康复期,于是他抱着尝试的心态来到医院在雅加达的办事处进行咨询。这次咨询的结果让韦尔顿十分满意,他决定立即飞到广州接受治疗。

  韦尔顿来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时候是星期五,到星期一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直接感受到咨询处医生所说的介入疗法了。“做完介入不久,我摸了一下之前做活检和化疗的位置,发现肿块全部消失了。介入疗法就好像是魔术一样神奇!”

  韦尔顿又告诉我们,其实他在办事处咨询的时候,就已经了解到了介入治疗,“医生告诉我,介入疗法是通过在大腿的大血管直接把药打到肿瘤里,所以它跟普通的化疗不一样。普通的化疗就是全身化疗,整个身体都受到了伤害,但是介入疗法的药物大部分都打到了肿瘤。” “第一次做介入的时候,我本人很紧张。但是因为这里的医生很专业,而且翻译也给我很大的帮助,他们跟我解释治疗的过程,不停安慰我,所以从心理角度上是帮了我很大的忙。起初确实有点不舒服,但之后打抗癌药物的时候反而不痛,也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手术完成得非常顺利!”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化疗,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介入治疗前

  谈起介入疗法的效果,韦尔顿说介入治疗不久他的四个肿瘤都消失了。虽然第一次介入后有2-3天感觉有点恶心,但是医生和护士都建议他耐心一些,并劝他努力吃一些东西。后来医生又根据他的情况将介入化疗改为介入纳米,之后就再没有出现任何不舒服的症状。他怀疑之前的不舒服症状也可能是跟在新加坡做的化疗有关。他说:“虽然住院期间不能像之前那样到处旅游,但是因为治疗效果很好,感觉很值得。”

  采访结束前,韦尔顿还兴奋地跟我们分享了他康复后的计划,他希望康复之后能够出一本书,分享他所有的人生经历。他想把治疗的经过完整地记录下来,给其它的病友一些参考。我们也希望这么美好的梦想能够早日实现。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化疗,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介入治疗后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多联靶向抗瘤免疫细胞治疗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新闻
心存感恩,从“谢谢”开始
走进微创新技术,传播抗癌
让肿瘤微创治疗技术走向世
“乳癌防治 善行天下”
健康饮食 科学抗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