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法度拉曼(FATHUR RAHMAN BIN OEMAR SAID ): 总有一条路是上帝为你铺设的

腮腺癌、自然疗法、粒子治疗、冷冻治疗、光动力治疗。

法度拉曼和医护人员在一起

  我叫法度拉曼,来自印尼。1992年,我被诊断为脸部长有一个肿块,我做了一些治疗。可是在1998年,我被确诊为腮腺癌。当我得知这个消息,我觉得我的生活一片黑暗,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一样。我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上帝要安排如此悲惨的命运给我?

  在失去健康的同时,我的经济也出现问题,事业停止,货款也没有收回来,我一下子一无所有。尽管我的经济陷入低谷,情绪也非常低落,但我仍然寻找最好的治疗方法。

  我在印尼一共做了4次手术切除。1998年时,我的肿瘤又开始肿大,我在棉兰见了一些教授,所有的治疗手段,比如手术、化疗、放疗都用过了,可是这些治疗之后,我的肿瘤没有什么变化,反而越来越大。我很迷茫,我问给我做治疗的医生,为什么我做了这么多次的放疗,还是没有效果?我还能接受什么治疗手段?

  没想到医生的回答是,我已经不用再治疗了,我只能等待死亡的到来。所以到2003年时,我的肿瘤再次复发时,我没有进行治疗,因为医生都已经放弃了。

  由于在印尼没有一家医院可以治疗我的病,我只能一个人等待死亡的到来,什么事情也不能做,再加上经济的困难,我看到别人笑,自己却只能一个人哭。我是信伊斯兰教的,我认为上帝王将应当会帮助我,一定会给我指明一条道路的。

  果然,2007年,我在报纸上无意中看到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信息,我感觉到了一点希望,但也不报很大的希望,因为印尼所有的专家都说我的病无法治疗了。这时,奇迹也发生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来帮助我。在朋友们的帮助下,我来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这时,我的头部已经不能转动,因为我的肿瘤已经变得非常大了,有5个手指这样大,疼起来就像电刺一般。

  来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后,我对郑教授说,你们帮我把肿瘤他切除掉。郑教授对我说,你慢慢来,除了开刀做手术切除,我们还有更好的治疗手段。两天之后,郑教授建议我做冷冻治疗。

  我做冻冷治疗只用了大约三十分钟,整个过程我没什么感觉。可能是我之前在印尼做了太多次数的化疗和放疗,我感觉我的脸部肌肉都没有什么感觉了,脸也凹了下去,然后治疗后我的眼睛感觉睁不开,说话时要按住脸部的肌肉才行。不过3天之后,我感觉人很放松,就自己出去逛了逛广州。大约10天后,我又接受了粒子治疗,除了打麻醉药时有点疼,其余还是没什么感觉。然后我回到印尼,我回印尼后只一个月,治疗效果就出来了,我的头可以转动了。然后我陆续做了一些自然疗法,一年后我做了一次光动力治疗,光动力治疗后的一年,我的肿瘤开始逐渐缩小,又过了一年,我的脸完全恢复正常了。

  2011年,我回到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复查,医生对我说,你这次来旅游就好了,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没有问题。

  现在我又来广州了,不过我是带我的一个朋友过来治疗,顺便过来旅游。以前,印尼医生宣布我只能活3到6个月时,我非常害怕死亡。现在,死亡对我来说不再可怕。我想,每一种疾病应当都有治疗的手段。一个人得了癌症,一定不要焦虑,每天都担心,一定会有治疗的办法。一定要坚信,上帝是会帮助你的,总有一条路是上帝为你铺设的。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

新闻
医媒共聚,为抗癌加油--马
合作双赢,共谋发展——印
美国JCI总部金证到院,见证
樊代明院士:践行整合医学
2017亚太肿瘤微创学术高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