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蔡旭龄:我最后的希望——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我叫蔡旭龄(CHAI SOOK LENG),来自马来西亚。一年多前(2014年),我感觉鼻子有点塞,没有其他明显症状,所以我没多在意。后来,发现脖子上长了一粒肿块,于是才去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出来后,当地医生很确定地说我患了鼻咽癌,并转移到了淋巴。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难以接受,顿时感觉我的世界一片黑暗,生活何去何从。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鼻咽癌, 冷冻治疗

蔡旭龄

  当时,医生建议我做化疗,我也同意了。一共做了6次化疗,但是每做一次化疗,我都感觉非常辛苦,一整天都不能吃不能睡,一直吐,吐了31天,效果不太好,副作用很大。

  化疗的痛苦让我有了放弃的念头。一次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我的小孙子出现在我身边支撑着我,我又打消了这个念头。我有五个孩子,两个孙子,大孙子4岁,小孙子1岁。其中,我的小孙子最黏我,一天见不到我就不肯回家睡觉,他离不开我。是他,让我振作,让我坚持到底不放弃。他成为了我抗癌的动力。

  化疗效果不太理想,脖子上的肿瘤也越来越大,身体挨不住了,于是我到处寻找其他更合适的治疗方法。

  偶然间,我看到星洲日报和中国报对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报道,报道中介绍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微创技术和医疗团队,介绍得很好。随后又通过网络,对医院进行了解,我仿佛看到了最后的一丝希望。尽管昂贵的化疗费用已经花光了我的积蓄,但是为了我的孙子我的家人,我不能放弃。我觉得我的希望还在,一定要出国到广州接受治疗。于是,我向亲戚、朋友以及同事借钱,一人出两百、三百,这样把钱凑够过来广州治疗。

  2015年6月30日,我的爱人陪伴我一同来到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MDT团队根据我的病情和身体状况制定了治疗方案,他们说,冷冻治疗最适合我,我很乐意接受也很相信他们。目前只做了一次冷冻治疗,一切感觉良好。当时进手术室我并没有害怕,打了麻醉,手术大概一个小时,一下子就过去了。治疗后只感觉有一点点疼痛,3天后疼痛感就消失了,没有其他不适症状。以前做的化疗都是通过静脉到达全身,而这里做的微创冷冻治疗只是针对肿瘤那个部分,我想这里效果会好很多。现在,我的胃口也好,可以吃,又可以马上走动,睡眠也好,身体舒服多了。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鼻咽癌, 冷冻治疗

医生为蔡旭龄做检查

  比起马来西亚的医院,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更先进、更现代化。这里的医生护士都很亲切,服务很周到,有种很温馨的感觉。他们还会定期安排我们一起出去游玩,去看看广州的风景,感受一下广州的风土人情。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很开心医院能够有这类活动,也很乐意参加。我相信,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是适合我的医院。我也相信,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是我最后的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鼻咽癌, 冷冻治疗

蔡旭龄和医生合影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

新闻
医媒共聚,为抗癌加油--马
合作双赢,共谋发展——印
美国JCI总部金证到院,见证
樊代明院士:践行整合医学
2017亚太肿瘤微创学术高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