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钟志山:为了妻儿,我要勇敢对抗鼻咽癌

钟志山:“介入+免疫让我看到希望,我要为儿子活下去。”

  我是钟志山,今年48岁,2010年被诊断患有鼻咽癌。在马来西亚接受了第一次鼻咽癌治疗,化疗和放疗令我很痛苦,但为了儿子,我要活下去。在2013年,我感觉到颈枕骨出疼痛,直到痛得无法忍受,我才去做检查,医生告诉我,癌症复发并发现了脑转移。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钟志山

  首次抗癌治疗,我接受了6次化疗,35次放疗。癌症复发后,我又接受了9次化疗,25次放疗。可是,肿瘤并没有缩小,症状也没有改善,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医生说,我的治愈机会非常渺茫,只能继续做化疗来控制病情。

  就在绝望之际,我偶然看到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将来怡保办讲座会的新闻,于是怀着一线希望参加讲座会了。在讲座会上,我了解到中国有更先进的治癌技术,比如:介入治疗、粒子植入、冷冻治疗、自然疗法等,而在马来西亚,癌症治疗只有手术、化疗、放疗这三种传统的方法。我带着检查报告,现场向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副院长陈兵讲述了自己的详细情况,陈院长建议我接受介入治疗和自然疗法。

  我考虑到,目前这种情况继续在马来西亚治疗的话,也不会有更大变化,就算病情恶化,医生也是会给我一直做化疗的,而中国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则拥有更先进的技术,我不想在马来西亚等死,希望到广州尝试一下。就这样,我开始了异国抗癌之路。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钟志山与妻子

  2015年4月25日,我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了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经过多项检查,以及MDT专家团队讨论研究我的病情,一个星期后,我接受了第一次介入治疗。在治疗过程中,我没有感到一丝痛苦,原本有点塞的耳朵和会出现重影的眼睛都恢复了正常,介入治疗也没有给我带来很大的副作用。

  在马来西亚,只有一个肿瘤医生负责我的治疗,而在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却有一个医疗团队来帮助我。当我的检查报告出来,医生们都是经过开会研究讨论,才会采取下一步的治疗方案,让我感觉更稳妥、安全和可靠。

  为了增强自身的免疫功能,医生还为我实施了自然疗法。经过多学科癌症综合治疗后,我的肿瘤缩小了,精神状况良好,我的食欲和睡眠状况也很正常。

鼻咽癌,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总经理林绍华与钟志山夫妇合照

  一路以来,有许多热心人士帮助过我,我无以为报,唯有好好接受治疗,争取获得更佳的疗效。我非常感谢众多的热心人士,正是他们的帮助,才让我能够继续接受治疗,延长生命,让我可以继续陪伴我的妻子和儿子。同时,我也非常感激我的家人,感谢他们对我的不离不弃!为了妻儿,我要勇敢对抗鼻咽癌。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

新闻
医媒共聚,为抗癌加油--马
合作双赢,共谋发展——印
美国JCI总部金证到院,见证
樊代明院士:践行整合医学
2017亚太肿瘤微创学术高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