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紫罗兰:综合治疗让乳腺癌患者摆脱痛苦

乳腺癌,乳腺癌治疗,微创治疗,到中国治疗癌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乳腺癌患者紫罗兰,今年47岁,来自南非。2016年3月来到了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经过综合治疗后,紫罗兰病情好转、肿瘤消失。紫罗兰非常感谢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赞扬医院技术先进。

  紫罗兰为鼓励更多癌症患者积极抗癌,她亲自写下了自己的抗癌经历。以下是紫罗兰的故事:


  我和疾病(癌症)抗争的故事

  2015年3月, 我开始注意到我乳房形状的变化。还在南非时,我上网查了资料,找到了一个医生然后过去寻求帮助。当我到了那里,医生告诉我说让我先观察6个月。6个月后过来复查,我没有得到任何的治疗。我回了家,我的乳房开始在短时间内越来越大。在9月份,我甚至感觉到乳房里面有异物感。

乳腺癌,乳腺癌治疗,微创治疗,到中国治疗癌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10月份,我来到中国的一家医院,他们给我做了活检检查,医生说结果2周后出来。结果出来了,医生说我得了癌症,需要马上接受治疗。我告诉医生我很需要治疗,能否马上帮我安排。他们说医院没有床位,他们会在一个月后再次检查。11月份,我又坐飞机来到了中国,来到了这家医院。这次我付了钱,但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帮助。他们说还是没有床位。我决定再次在网上搜索其他医院的信息。

  12月份,我到了另一家中国的医院,他们给我做了检查,并让我把在第一家医院做的活检结果带过来。我来来回回折腾,尽力准备他们需要的所有材料。但他们看到我的结果后却说我不能入院,因为我一个人在中国,而且没有床位。在这个时候,我的乳房已经开始有白色的液体流出来,而且乳房不再柔软,变得很硬。肉眼能看到,我的肿瘤已经长出来了。我绝望地回到了南非。

乳腺癌,乳腺癌治疗,微创治疗,到中国治疗癌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乳腺癌,乳腺癌治疗,微创治疗,到中国治疗癌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紫罗兰的手稿

  回到家,我乳房的颜色变红了,那是肿瘤的颜色,而且开始有一些凹陷了,凹陷的地方有液体流出来,非常痛。通常晚上会感觉痛,白天我到处走感觉不到痛,只有在晚上我感觉到很痛。

  2016年2月份的一天,我在睡觉的时候发现有很多血从乳房流出来,出血量很大。我担心因失血太多而导致晕倒,我马上赶到(南非当地的)医院,他们给我打了点滴,而且给伤口包扎很厚的敷料。

乳腺癌,乳腺癌治疗,微创治疗,到中国治疗癌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紫罗兰和她的手稿

  10天后,我又飞到了中国,在网站上搜索到了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我打电话过去,他们说我需要到医院的3楼。然后我就真的来到了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还见到了张医生。那时已经是3月份了。他们在医院二楼给我做了检查,并立刻安排我住院,给我抗肿瘤综合治疗。此后每隔两周,我都需要按时过来接受治疗。然后之前所有的疼痛都消失了,从那以后我在也感觉不到痛了。

  直到现在我还在接受治疗。我开始接受治疗时肿瘤的大小是8cm*2cm,医生建议我做手术。手术后我再也感觉不到痛了,肿瘤也缩小了很多。现在我在接受放射治疗,会做25次。直到现在,我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挑战和困难。

  这就是我的故事。

  感谢!

  紫罗兰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

新闻
医媒共聚,为抗癌加油--马
合作双赢,共谋发展——印
美国JCI总部金证到院,见证
樊代明院士:践行整合医学
2017亚太肿瘤微创学术高峰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