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缅甸)李女士:术后复发转移,宫颈癌Ⅳ期,该采用什么治疗?

宫颈癌,宫颈癌治疗,微创技术,粒子植入术,三氧免疫治疗,介入治疗

李女士体内的肿瘤已经侵犯到膀胱

  2016年12月13日,一位缅甸宫颈癌Ⅳ期患者,通过仰光办事处来到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患者名叫李女士,今年48岁。

  2013年5月,李女士因无明显诱因出现阴道流液而去当地医院检查,后被诊断为宫颈癌Ⅱ期,之后主要采用放疗和化疗等治疗手段治疗,但是效果不佳。2014年1月,在接受最后一次化疗后,她阴道仍有流液。2014年3月13日,李女士接受了全子宫及双侧附件切除手术,术后没有接受化疗,术后三个月复查未见肿瘤复发及转移,之后病情稳定,她也未再复查。2016年1月,李女士右下肢开始出现肿胀、疼痛等症状,因为之前2年病情一直都很稳定,她并未在意。2016年6月18日,李女士去医院复查,结果显示盆腔复发,多发骨转移。之后四个月的时间里,李女士又开始接受化疗,但此时她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化疗又给她的身体造成很重的负荷。

  为寻求进一步的治疗,2016年12月13日,她通过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缅甸仰光办事处来到广州。入院后,经过详细的检查,她被确诊为宫颈癌Ⅳ期,盆腔复发,且伴有多发骨转移、肝内多发转移MDT医疗团队根据她的具体情况,为她制定了“粒子植入+三氧治疗+介入治疗”的方案。

  据李女士的主治医生林菁介绍,此组微创治疗方案的制定,是完全考虑了患者的具体情况。首先,李女士的病情严重,已经恶化到Ⅳ期。其次,以往接受过手术和长时间的放化疗,她的身体状况很虚弱。再次,就治疗手段来说,手术带来的风险是李女士无法承受的,化疗虽然也适用于晚期宫颈癌患者,但带来的并发症也让她的身体状况进一步恶化。

  粒子植入治疗是有效治疗宫颈癌的方法之一。宫颈癌对放射线敏感,而且无论早期或晚期均有较好的治疗效果。粒子植入治疗是在CT或B超的引导下把125I粒子放置在肿瘤或受肿瘤浸润侵犯的组织中,这些粒子在肿瘤内部会持续释放出γ射线,精准杀灭癌细胞并截断肿瘤扩散的途径。三氧治疗不但可以杀灭导致肿瘤的病毒,还可以提高患者机体的免疫能力,作用于子宫的肿瘤,能够抑制癌细胞生长。李女士接受的介入治疗为中药灌注,中药直达病灶,可有效调理患者身体,增强免疫力,减轻身体的毒副反应。

宫颈癌,宫颈癌治疗,微创技术,粒子植入术,三氧免疫治疗,介入治疗

李女士出院前和林菁医生、吴清凯主任合影

  了解宫颈癌

  宫颈癌是指发生在子宫阴道部及宫颈管的恶性肿瘤,高发年龄在50岁左右。

  影响宫颈癌的高发的因素有哪些?

  70%的宫颈癌是由人类乳头瘤病毒(HPV)引起的,其次是吸烟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其他危险因素包括:衣原体感染,不良饮食习惯,常接触和服用含激素的药物,宫颈癌家族病史,常口服避孕药,性交年龄早,早产,多产等。

  宫颈癌的症状主要有哪些?

  1.月经不规则或绝经后又出现阴道出血。

  2.阴道排液增多,排液呈现白色或血性,且有腥臭味。

  3.出现尿频,尿急和便秘等症状。

  4.身体不同部位会产生剧烈的疼痛。

  5.出现消瘦,贫血,发热及全身衰竭等现象。

  宫颈癌恶性程度高,其发病率在所有女性癌症中排名第二,且70%的宫颈癌患者在确诊时已属晚期。据统计,世界宫颈癌治疗后五年存活率Ⅰ期为80.4%,Ⅱ期为58.9%,因而了解宫颈癌的常识并定期进行妇科检查很有必要。据林菁医生介绍,宫颈癌有效的微创治疗技术除李女士接受的粒子植入、三氧治疗和介入治疗外,根据不同病患的具体情况还可以采用冷冻治疗光动力治疗、自然疗法等。因此,已经患上宫颈癌的患者也不要轻言放弃,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法,宫颈癌是可以有效控制的。目前,李女士已完成第一阶段的治疗,她右下肢疼痛较之前好转,精神、食欲、睡眠等也比入院之前好了很多。这一系列好转让原本心情绝望的李女士重新看到了希望,也让她对之后的微创治疗更有信心。1个月后李女士将回院复诊,我们期待她的病情有更大好转。


声明:治疗效果是因人而异,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网站信息仅供参考,不能作为医疗诊断治疗依据,不能代替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更多查看责任条款。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您可通过在线咨询电子邮件电话交流或到您所在国家的办事处,可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我们将为您解答疑惑。
scrollTop

治疗技术与设备
125I粒子植入——定向爆破人体肿瘤
纳米刀新技术,“癌王”患者新希望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成功完成纳米刀胰腺癌消融术
纳米刀:安全高效,击破“癌症之王”胰腺癌 ——广州现代肿瘤医院肿瘤首席专家彭晓赤教授专访
基因靶向治疗:癌症的“治本”疗法——癌症是分子网络病
乳腺癌改良根治术

新闻
医媒共聚,为抗癌加油--马
合作双赢,共谋发展——印
美国JCI总部金证到院,见证
樊代明院士:践行整合医学
2017亚太肿瘤微创学术高峰论